红姐经典波数|心经
熱門標簽: 催眠曲輕音樂 廖閱鵬 催眠音樂 Spa深度睡眠音樂 催眠音頻 自我催眠 催眠視頻 催眠輕音樂 催眠療法 催眠曲 催眠故事 催眠 失眠 潛意識 催眠魔術 催眠術 米爾頓·艾瑞克森 自我催眠術 催眠術教程 瑜伽舒眠術

催眠術

 催眠術入門  催眠術教程  催眠技巧  催眠故事大全

催眠講堂之對處于疼痛中的個體進行訪談

作者:中國催眠網 來源: 日期:2019-01-18 21:17:19 人氣:
讓我們開始吧:對處于疼痛中的個體進行訪談首先要強調以下幾點:(1)如果你不是一名醫生的話,在治療時獲得醫學方面的督導是十分重要的,請在你的案例中記錄你和來訪者的主治醫生就你的治療計劃所進行的討論;(2)需要…
讓我們開始吧:對處于疼痛中的個體進行訪談
首先要強調以下幾點:(1)如果你不是一名醫生的話,在治療時獲得醫學方面的督導是十分重要的,請在你的案例中記錄你和來訪者的主治醫生就你的治療計劃所進行的討論;(2)需要對于來訪者的最新處境獲得準確的信息(包括疾病或傷情的名稱、主要的癥狀、一般的病程以及預后);(3)即便只做出大體的治療計劃也要務必明智;(4)和來訪者建立良好的工作關系,和其討論并獲得其同意將催眠作為一種治療手段;隨后,在開始實施催眠過程中所邁出的第一步就是對來訪者進行訪談,更具體地了解他們對于疼痛的主觀體驗。雖然在獲取信息時,有大量值得獲取且能夠對你有幫助的信息,但在本節中,我將只描述某些最為必要的信息。
 
有關疼痛的敘事
    疼痛是一種主觀的現象,是個體獨自承受的。因此,如果一位臨床工作者想要施以援手的話,那么他必須要向來訪者詢問有用的問題來了解疼痛的體驗。人們解釋自己疼痛的方式,尤其是他們在描述其特點時所使用的特定的語言乃是極為寶貴的信息,它們能夠有助于你去組織催眠的干預。敘事是對于疼痛的認可,是去承認它的存在和它所帶來的諸多后果。就像任何敘事一樣,無論對象是疼痛、抑郁、焦慮或是一個人的高中畢業典禮的經歷,敘事本身就成為了體驗的一部分。它是一個反復被講述的故事,讓人們以越來越僵化的方式去表征這個體驗的,不僅是在面對別人,更是面對自己的時候。
    個體的敘事具有何種特征呢?你可以聚焦在許多不同的特征上,每一個特征不僅僅只影響來訪者體驗疼痛的方式,也會影響臨床工作者如何對此形成一種個性化的反應。這些特征包括:(1)來訪者對疼痛的預期是什么,即他們認為疼痛是一種永遠不會結束的負擔還是一個暫時的挑戰;(2)疼痛是否具有一些意義,使得來訪者可以解釋它的存在(無論是一種生物學的解釋,例如神經受損,或是一種精神上的解釋,例如上帝的懲罰,或是其他什么解釋);(3)來訪者是否能夠覺察到自己有任何能力來改變他們對疼痛的體驗。
    此外,知道以下信息也是重要的:
    1.個體之前曾經接受過何種治療,是否采用過催眠,以及這些治療有何幫助?你并不想重復之前失敗的做法。
    2.疼痛對于來訪者生活的其他方面的影響,包括自尊、心境、人際關系、工作的能力以及享受的能力。
    3.來訪者在生病或受傷之前的功能水平如何,即病前功能水平如何。
    4.是否有其他外界的煩擾,例如和疼痛問題有關的一個還未結案的法律訴訟。如果這個人將要出庭的原因和疼痛的產生有關,例如一次交通事故或工傷,而且出庭的日期至少還要等10個月,那么在此刻擺脫疼痛會減少這個人獲得的任何經濟收益的可能性——這個事實也是當事人很明白的。那么這種情境就是少數幾種可以有正當理由出現所謂的次級獲益(即對維持個體癥狀的強化)的情況之一。在這種情況下,除非臨床工作者巧妙地對其進行處理,否則任何干預在開始之前就已經注定會失敗了。
    對于臨床工作者來說,讓來訪者對疼痛進行詳細的感覺描述是特別有價值的信息來源。一般來說,描述疼痛的形容詞可以反映出它具有的溫度特點(例如,熱的、火燒一般、冷的、冰冷的),觸覺特點(例如,鈍痛、酸痛、尖銳的疼痛、刀扎一般),以及時間特點(例如,持續的、不變的、時斷時續的、無法預測的)。人們可能偶爾也會使用其他的形容詞來反映它的視覺特點(例如,一片烏云,穿透身體的箭)和聽覺特點(例如,它會對我尖叫,它會對我咆哮)。人們在描述他們的疼痛時自發使用的形容詞常常是臨床工作者可以使用的線索,這些線索會提示他們在催眠中可以做出哪些暗示。如果疼痛被描述成一種尖銳的疼痛,那么暗示“慢慢成為一種鈍痛”可能會有效。如果疼痛是持續存在的,那么詢問來訪者是否注意到疼痛的強度有任何的變化可能會產生一些有用的信息供臨床工作者去放大,并且讓“出乎意料之外地注意到有一些舒適的時刻會打破不適感”的暗示可能會起效。
從來訪者那里獲得的另一些至關重要的信息是來訪者對疼痛水平以及他們體驗到的困擾水平進行評估。來訪者被要求用一個0-10分的量表來評價疼痛,0分代表沒有疼痛,而10分代表可以想象得到的最折磨人的疼痛。然后邀請他們用類似的0-10分量表對自己所遭受的困擾程度評分,0分代表完全沒有困擾,10分代表有極大的困擾。對這些評估進行比較能夠讓我們對于來訪者的疼痛閾限有所了解,也就是說,他們對于疼痛的耐受程度。例如,7分的疼痛和4分的困擾程度表明來訪者的疼痛閾限比較高。而與此相反的是,4分的疼痛和7分的困擾程度表明閾限較低。催眠對于疼痛管理的益處之一是可以用來提升人們的疼痛閾限。
 
 
疼痛具有的情緒面
    杰弗里·費爾德曼(JeffreyFeldman)是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維克森林大學浸禮會醫學中心神經心理學領域的助理教授。費爾德曼對于疼痛具有的情緒維度尤為關注,而且理由也很充分:“消極的情緒狀態會增加疼痛的敏感性和反應性,尤其是消極的疼痛情感”(Feldman,2009,p.251)。在更早之前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費爾德曼(2004)詳細地描述了疼痛、情感和催眠的神經生物學機制。費爾德曼報告了來自腦成像研究中有關疼痛以及和疼痛有關的情緒具有的不同效應,他指出:“疼痛具有的情感維度……更多是和自主神經系統的喚起以及主觀的痛苦體驗有關的……腦成像的實驗研究表明,催眠可以在暗示所使用的語言的基礎上降低疼痛的情感或疼痛的知覺……類似的,催眠也可以在某些情況下更有效地激活依賴正性情境的學習”(Feldman,2009,p.251)。費爾德曼建議可以使用訪談作為一種手段來評估來訪者和疼痛有關的情緒狀態特點,然后對疼痛以及和疼痛相關的情感同時給予暗示,從而獲得更充分的效果。
    正如在第五章中已經討論過的那樣,對來訪者的情緒狀態加以考慮是十分重要的。當來訪者在疼痛的急性階段首次遭遇疼痛時,最為常見的情緒是某種焦慮混雜著恐懼的狀態。他們自然會出現災難化的想法:如果沒辦法治好怎么辦?如果我永遠會處于疼痛之中那會怎么樣?如果我沒辦法工作,沒辦法供養自己或我的家庭該怎么辦?這些的確是讓人恐慌的問題,所以在急性疼痛中焦慮乃是一個核心的因素也就不奇怪了。當疼痛從急性變為慢性時,最為常見的情緒是某種抑郁混雜著悲傷的狀態。來訪者會問一些無法回答的問題:為什么這個事情會落到他們頭上?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難道他們永遠沒有辦法回到從前的生活了嗎?他們怎么能夠適應這種情況呢?這些是讓
人悲傷而抑郁的問題,而且無論多少次重復詢問這些問題也不會帶來什么更好的答案,這一事實也會讓悲傷和抑郁變得更為強烈。
    位于美國阿靈頓的德克薩斯大學的心理學家羅伯特-蓋切爾(Robert Gratchel) (2004)在美國心理學會的獲獎演說中提到了一項由世界衛生組織(WHO)所做的大規模調查,這項調查涉及來自14個國家15個主要觀測點的5438名病人,他指出:“有22%的病人報告持續疼痛超過6個月,這一人群中相關的焦慮或抑郁障礙發病率增加了四倍。這些關系在不同文化間是一致的。”( Gatchel,2004,p.795)。費爾德曼(2009)和蓋切爾證實了任何疼痛專家都可能會說的事實:疼痛遠非只是不愉快的感受。個人的情緒也需要得到特殊的關注,而且針對緩解疼痛的催眠暗示也需要以情緒為目標,對它們加以處理。
    延森(2011a)提供了詳細的結構化訪談來訪談疼痛中的個體。帕特森(2010)也在訪談方面提供了指導,他尤其強調動機性訪談(MI)的技術,這是一種有效的訪談方式,它通過仔細措辭和有序的提問來增進來訪者出現治療改變的動能。就如何組織暗示從而同時處理來訪者的疼痛體驗和情緒方面,費爾德曼(2009)還給出了一些額外的新洞見。
標簽:催眠 催眠術
本文網址:
下一篇:沒有資料
暫無任何評論
熱門欄目: 催眠 | 催眠音樂 | 催眠術 | 催眠曲 | 自我催眠
Copyright © 2012 中國催眠網 版權所有 工信部ICP備案號:冀ICP備11005884號-3
红姐经典波数